我们来看下中国校服的发展史

点击次数:66  发布日期:2019-01-10  【打印此页】  【返回

三十年代:中式旗袍在校园内得宠

名校女生是当时的时尚。由满汉服装相互融合、改良而成的新式旗袍早在20年代就大行其道,这时也进入校园,成为女生们的新宠。


四十年代,延续了三十年代的服装风格


五十年代:比较随意,缺乏特定校服




在建国之初,全国人民自动穿起蓝色、灰色的干部服、列宁装、棉大衣。长衫马褂至此基本退出历史舞台。58年以前,风气还是比较宽松的,大学女生还会穿着彩色呢子大衣,王蒙的《青春之歌》讲的就是这段时期的事。五十年代没什么特定的校服,通常是入了队的学生穿白衬衫,男生蓝裤子女生蓝裙子,看上去很整齐 。




六十年代、七十年代:旧军装

接二连三的“运动”抹煞了锦绣河山的绚丽色彩,稍微鲜艳、新颖的衣服都受到了压制,看看这时期的学生吧,草绿色的旧军装就是他们最主要的色彩。(但这可不算校服,这段时期“校服”这 个词从我们国家消失了)


八十年代:校服重新出现


九十年代:运动服一统天下




绝对的校服过渡阶段。各省各市众多的小、初中、高中的同学们都裹在宽大的运动服里度过了6年的豆蔻年华。非常精神的运动服,作为少男少女的“校服”。


要明确的是“难看校服“的出现时间是九十年代后。民国、改革开放前自不必说。上世纪八十年代流行的校服风格以白衬衣海军装为代表,并不强制穿着,主要目的是大型活动的时候着装统一。“难看校服”显然出现于上世纪九十年代。

 

出现的原因分为以下几点:

 

第一,统一的推动因素。1993年,教育下发了《关于加强城市中小学生穿学生装(校服)管理工作的意见》。其中关于校服的设计原则是这样描述的:”学生装的设计原则是‘朴素、大方、明快、实用’,充分体现青少年的生理和个性特点。在广泛征集学生装效果图或实样的基础上,各地要认真组织专家和有关人员进行评选。着装款式一经确定,应保持相对稳定,以利于充分发挥统一着装的作用。“可见,这一文件里规定的设计风格与”难看校服“相符合,并且其中要求”相对稳定“、“统一着装”,对于差异化进行了限制。这个文件里还规定:”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和计划单列市教育行政主管部门是地方城市中小学生着装工作的归口管理部门,具体负责本地区的规划、计划、步骤、办法等。“可见这次推广校服有顶层设计,由教育行政主管部门直接管理。这种行政指令性的管理在中国的国情下决定了其推广的强制性。

 

第二,经济社会发展水平。这是根本原因。文件推行之时的经济水平是这样的:1993年中国的GDP大约是35524亿元,仅仅相当于2014年中国GDP的约5.6%.那个时候在即使在城市,多数家庭也仅处于温饱的状态。说白了,还不是一个讲究穿得多好看的时期。这决定了在当时进行的校服推广必须高度考虑家庭的负担能力,因而那时我们不可能看到任何高大上的校服出现。不仅应该考虑当时的经济社会发展水平,还应当考虑历史经济社会发展水平造成的影响。那时“难看校服”的决策者(相关部门领导)大多是四五十年代生人,他们多数的前半生都是在相对贫穷和简陋的环境里度过的,历史上物质条件差。对于这样的决策者,即使经济水平突然发展起来,审美水平也一定是滞后的,眼光自然放在最为简洁实用的设计上。

 

第三,历史文化因素。这是更深入的原因,主要包括中国文化中的禁欲传统、建国后推行的集体主义思想和对于学校教育的实用主义思想。

 

中国是一个有禁欲传统的国家,性方面的审美是无法摆上台面的,对于领导和家长来说,对于学生和孩子自然对这方面唯恐避之不及。因此,中小学校服,尤其是中学校服的宽松和运动风,在这里可以得到很好的解释。

 

其实,推行校服本身就源于一种集体主义思想,这种思想可以在新中国的历史上找到影子。泯灭个性的服装常常需要大方简洁的设计,这也是和“难看校服”的契合点。

 

对于一个有科举传统的国家,尤其是恢复高考以后,上学本身在多数领导、老师、家长甚至学生中长期以实用性的追求存在。二元化的思维方式导致了人们对于学习的功利成果过于重视而忽略了其他内容。而潜伏的保守思想也和这种实用追求形成复杂的共谋关系,学习的功利效果和学生对保守教条的践行程度常常被认为是高度正相关,包括追求美在内的一切其他追求被认为是“耽误学习”。

 

第四,商业因素。校服的设计和生产商在其中起到了推波助澜作用。一方面商家在初期是高度跟风的,推动了“难看”风格的传播。另一方面,不规范的市场也阻碍了创新。多数校服的招标透明度并不高,一些校服供应商是通过行贿或者提供回扣上位,无市场竞争之忧,没有了主动改变的动力。


第五,阻碍现在校服风格改变的因素。现在物质条件大大好了,人们也开放了,为什么“难看校服”长期大规模存在呢?经济发展对历史文化传统的改变是有限的,一些观念上的改变需要几代人的努力。当然也不排除,“难看校服”在一些人心中和青春记忆复杂交织,形成了畸形的情怀上的依赖,进而“难看校服”和“校服”在语义上已经高度混杂了,一定程度上也阻碍了人们对于改变的决心。